您的位置: 南宁资讯网 > 时尚

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三百七十九章 故敌!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6:39

都市之我为宗师 第三百七十九章 故敌!

步伐停下了,车水马龙的道路上,那辆黑色的奔驰车扬长而去,留下的则是陈昊英不曾注意过的两个人。

孙长宁的目光越过分界线,从这里望到道路另外一头的那个影子,几乎让孙长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曾经的敌人,并且应该是早就已经瘫痪的敌人。

那个黑色的运动服映入眼中,熟悉的身躯略是妙曼,但却如同蛇一般令人恐惧,那单马尾甩着,却如催命鬼神手中的扫帚,至少不会给人带来好运气。

孙长宁的目光在注视着她,而她同样转过头来,于是四目相对。

熟悉的人与影,在大城市的光暗之中交织,如果是故人的话,或许这会是一个很美好的夜晚。

但很可惜,两方人,都并不认为对方是朋友,而是彻头彻尾的敌人。

车辆在飞舞川流,这个国际的大都市即使是夜晚也有不可思议的繁华,这当中,人心在沉沉浮浮,有善者亦有恶者,在这个夜幕降临的同时,许多蛇都开始从洞穴之中露出头来,许多的“蚊虫”也开始张开他们的翅膀,扬起那森寒的口器,渴望着新鲜的血液。

在孙长宁的注视下,那个穿着黑色运动服的女孩有了动静,她在移动脚步,走着走着,放缓了步伐,并不是欲望逃遁,而是在不远处的人行过道上停止,等那灯变成绿色,随后走到了孙长宁这边的车道旁路。

心脏在跳动,杀机在弥漫,但出乎意料的,孙长宁此时虽有杀机但却没有杀心,此时存在的,仅仅是对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并且完好无损站着的问题。

“很久不见,龙王阁下。”

黑色运动服的女孩站在孙长宁身前不远处,而孙长宁眯了眯眼睛:“我今天晚上有些事情,但是没想到在这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嘿,很意外是不是,我一直都想吓吓你,看看你那吃惊的表情,看看你那不可思议的表情。”

女孩嘴角勾起了一丝,而孙长宁则是吐出口气,正色开口:“虞秋霖,真的是....很久不见。”

“虽然这个很久.....只有一年多点而已。”

“你以为那一次的比武之后,就永远看不见我了是吧?”

“骨头都碎成渣了,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从轮椅上起来的,难道你胳膊里装了钢骨?”

“呵,谁知道呢,我说我现在是改造人,你也会相信吧。”

虞秋霖,这个身穿黑色运动服,扎着单马尾的女孩正是虞秋霖。

对于孙长宁来说,虞秋霖是第一位和自己势均力敌的高手,不同于最初的唐严庭,他算是个强者,但并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高手,可虐杀那时候的孙长宁已经足够。

而虞秋霖,则是出现在孙长宁武功小成之后的第一位,能和自己五五开的真正高手。

孙长宁呵了口气:“我们的关系并不好,也不是朋友,别在这里开玩笑了。对于我来说,你只是一个盗窃者的后代,虽然我并不算真正峨眉山的武人,但是当初你要杀我,这梁子就已经结下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如果没有当时的事情,或许今天我对于虞家是个不同的态度,毕竟谁也不是闲的蛋疼没事打架

,然而覆水难收,虞秋霖,你在这里做什么?”

孙长宁开口询问,而虞秋霖抬了抬眼:“干什么....来燕京,当然是返校了,不然能做什么?”

“返校?”

“我是紫华的学生。”

“......”

虞秋霖手抱在胸前:“好威风吧,当初踩着我踏上大拳师的宝座,现在你可厉害啊,消息不单单传在燕京,这龙王的名头,我也听过了。”

“怎么,今天晚上,还想在这里把我杀了?”

虞秋霖吐气如兰:“龙王同志,现在你可是有正式编制的人,如果在这里不得许可,击杀我一个学生.....那影响可是十分不好的。”

“你可能要做好被革职的处理,国术院好歹也占着燕京治安的三分天,你可不能目无纲纪。”

孙长宁皱了皱眉:“没有,杀你做什么,现在我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

目光在虞秋霖身上不断打量,孙长宁心中有些奇怪,随后陷入回忆当中。

“当初确确实实把她的骨头都打断了,而且还有她自己震断的,可以说很多地方已经没有办法修复了,现代科技又不是神仙法术,更不是拍科幻电影,她怎么站起来的?仅仅花了一年?而且看之前她的步伐,似乎功力又有提升?”

“这是怎么回事?这丫头......”

孙长宁盯着虞秋霖,猜测了一些,但是仍旧抓不到头绪。

武界或者医界有这么神奇的能力?

这又不是在看武侠,有什么黑玉断续膏!

一个曾经骨骼碎灭的人如今居然好好的站在这里,并且功力更加精进,孙长宁想了一会,突然脑袋里蹦出个念头来。

自己有金色的鲤鱼在身躯之中藏匿,如果没有金鲤的话自己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那么既然自己有这种奇遇,为什么别人不能有?

虞秋霖同样有金色的鲤鱼?亦或是....她有别的什么无法解释的机缘?

神!

脑海中的念头在转动,一个神字显化出来,而孙长宁的心中同时联想到一些诡异的事情。

曾经草原上的那块白色石头,号称能够呼风。

曾经家中雕刻的木头人偶们,突然有了神意。

曾经干燥的角落处,出现阴霾,那是莫名的鬼。

这些不同寻常的力量在告诉孙长宁,或许世界上拥有机缘的异人,并不单单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而已。

掩盖于表象之下的真实,往往揭开面纱之后会让人震惊的难以呼吸。

“别盯着我看了,你这是视觉非礼知道么?”

虞秋霖的声音把孙长宁唤回现实,皱了皱眉头,心道现在不该和这个丫头纠缠,又听到虞秋霖在调侃讽刺,于是也不客气,吐出口气来:

“你这种男人婆,谁会喜欢非礼你?”

孙长宁转过身去:“我还有事去医院,今天不打,放你一马。”

“去医院?怎么,你的朋友被打断了腿吗?”

虞秋霖的目光转了转,忽然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对孙长宁开口:

“等一等,我有一个事情,想要让你帮个忙。”

德州白斑疯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费用
孝感治疗阳痿方法
德州白癜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