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宁资讯网 > 历史

踩踏事故遇難女孩曾與姐姐打電話明年找個男

发布时间:2019-11-08 23:14:26

踩踏事故遇难女孩曾与姐姐打:明年找个男朋友_社会法制

图为:姐姐里存着吴翠霞生前的照片 胡九思摄吴翠霞倒在了她去过多次的上海外滩广场上在告别这个世界之前,她曾经呼喊过“救命”然而,这微弱的声音,很快被现场的嘈杂淹没了这位24岁的姑娘,在即将跨入新年的前一个小时,破天荒地给大姐打了40分钟的她新年的愿望是,离开上海,回到家乡红安找份工作她还羞涩地告诉大姐,“过完年,还要找个男朋友呢”从小被当成儿子养红安县杏花乡峨花村,吴翠霞的老家在这个与花结缘的地方,56岁的吴家良育有三朵金花,吴翠霞是最小的一朵吴翠霞的两个姐姐都已经出嫁她原本还有个哥哥,可惜十几年前,时年8岁的哥哥患急性脑膜炎夭折了“她是家中老幺,是当儿子一样在养,以后还得靠她给爸爸妈妈养老”三叔说当年因痛失爱子,翠霞的母亲精神受到刺激,翠霞出事后,他们至今没敢告诉她出身农村,家境贫弱还没读完高中的她,就辍学到了深圳一家美容公司打工六七年前,该公司成立上海分公司,翠霞就此来到上海,再没离开过“做美容,一个月工资四五千元,加班工资会多些”常和翠霞联系的三叔,对侄女的工作很熟悉对父母很孝顺吴翠霞与23岁的侄儿吴求康是同龄人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很好吴求康对她的印象是:“特别听话,特别孝顺”今年是吴翠霞的本命年,农历十月十九是她生日上个月,母亲要她回家,一家人高高兴兴地给她过了生日临走,她给母亲买了台洗衣机“她是我们三个姐妹中最懂事、最孝顺的”二姐吴翠玲说对这个平凡的农家来说,在上海打工的吴翠霞,无异于家里的顶梁柱虽然远在上海,每个月,翠霞都要给爸妈充好话费吴家良患有腰椎间盘突出和类风湿,平时睡不好觉,可是农闲下来,为了贴补家用,他就会到外打打短工翠霞特别担心爸妈,坚持不让父亲出去打工吴翠玲说,2014年12月30日,也即出事前一天,妹妹给她和大姐分别打里,她和两个姐姐商量,爸妈老了,该给爸妈办张银行卡了,每年每人存2000块钱进去,以备以后看病等不时之需“千万别告诉爸妈”里,吴翠霞这样叮嘱两位姐姐她生怕父母知道了不同意“过完年,还要找个男朋友呢”2014年12月31日晚上10点多,大姐吴翠翠突然接到了翠霞打来的“姐,我刚刚下班家里过元旦热闹不”听到大姐说可热闹了,吴翠霞笑得无比开心两个人一口气聊了20多分钟,不一会断了,翠霞又拨了过来,第二次她又和大姐聊了18分钟“我们从来没有打这么长时间的”这最后一次非同寻常的通话,让大姐再也没能忍住眼泪那晚,吴翠霞告诉大姐,不想在上海工作了,想回红安老家找份工作,“过完年,还要找个男朋友呢”翠霞所在的公司离上海外滩步行不到20分钟,她并没有跟大姐说起要去那里第二天早上6点多,吴翠翠接到妹妹公司打来的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在那一夜,和翠霞一起去外滩的女同事也被踩踏致伤昏迷已买好回家的火车票在吴翠霞空间里,她兴奋地告诉好友,自己买了2月11日9点左右到武昌火车站的票1月1日上午,在珠海工地上做泥工的吴家良,接到上海民警打来的问他:“你女儿穿的啥衣服,有人报警说她失踪了”吴家良以为是骗局没理会继续干活,直到接到大女儿的,他才慌了神,他让同事上查询,才知道上海出了事这位质朴的父亲,给女儿打了十几次,都没人接听他没有想到,平生第一次坐上飞机,却是去处理女儿的后事昨日上午9时,近十名家属来到上海宝兴殡仪馆,看了吴翠霞最后一眼吴翠翠说,妹妹此前矫正了牙齿,嘴巴里有牙套,她认出了那是妹妹的遗体“你看你看,她去上海外滩玩了很多次,拍了很多漂亮的照片”大姐一边翻着里妹妹的照片,一边泪流满面就在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吴翠霞再也没迎来新年的曙光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特派徐剑桥 摄影:胡九思

生物谷
云南生物谷
生物谷药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